虽然提升了煤炭产业集中度,并希望加强总局与云南省在业务领域的合作

图片 1

  上周日晚间,一则消息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萤石这一矿产的关注。金石资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石资源)1月21日晚间公告,该公司以承债式收购的方式收购乌拉特后旗乾振选矿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内蒙古翔振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95%的股权,收购总价款约为1.5亿元。
  关于萤石一直有“世界萤石在中国,中国萤石在浙江,浙江萤石在金华,金华萤石在武义”的说法。金石资源拥有的矿山主要位于浙江省,目前是我国萤石行业拥有资源储量、开采及生产加工规模最大的企业。公告显示,翔振矿业系我国萤石重点产区具有相当规模和影响力的萤石生产企业,其名下的矿山曾是亚洲最大的萤石矿——内蒙古四子王旗苏莫查干敖包萤石矿的主要矿区。翔振矿业的资源和地域优势明显,储量大、品位高、战略地位突出。本次收购完成后,金石资源的可采资源储量(矿物量)将在现有基础上新增316.11万吨,保有资源储量将增加30%以上。同时,金石资源储备资源的地域结构得到了深度优化,总体品位实现了显著提升。
  关于萤石,2016年11月,为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需求,由国土资源部会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环保部、商务部共同组织编制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首次将萤石等24种矿产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从此,作为矿产资源宏观调控和监督管理的重点对象之一,萤石在资源配置、财政投入、重大项目、矿业用地等方面将会被加强引导和差别化管理,以提高资源安全供应能力和开发利用水平。
  被重点关注的萤石,又称氟石,自然界中的萤石常显鲜艳的颜色,纯净的萤石为无色,常见的颜色有浅绿色至深绿色、蓝、黄、紫、灰、褐等。萤石广泛应用于冶金、建材、化学工业,是工业上氟元素的主要来源,也是新材料领域的重要原料。萤石资源在世界各地分布不均,以南非、墨西哥、中国、蒙古等国家资源最为丰富。
  萤石矿是我国的优势矿种,萤石矿床分布广泛,除天津、上海、宁夏部分省市外,其余省市均有分布,主要分布于浙江、内蒙古、湖南、江西、福建、河南等省区。大中型萤石矿床集中于东部沿海、华中和内蒙古中东部。根据国土资源部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萤石矿物查明资源储量为2.22亿吨,同比增长0.4%。萤石等24种重要矿产资源2000米以浅潜力评价结果表明找矿潜力巨大。萤石矿物预测资源量9.5276亿吨,资源查明率25.9%。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17年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球萤石产量为640万吨。我国产量占全球产量的65.6%,即420万吨。我国萤石在国际上具有重要地位,出口量占世界出口贸易量的40%~50%,因而我国萤石出口状况对世界市场影响很大。据2009~2016年期间的海关统计显示,2009~2011年我国萤石出口增速很快,从不足27万吨猛增到72万吨,2年时间增长了160%。2012~2016年,萤石出口数量降至40万吨左右,并有逐渐下降的趋势。
  业内专家认为,萤石作为稀缺性战略资源,已查明的萤石资源储量,与下游产业发展以及政策、生态环境和社区约束等方面的变化,还存在着供给保障程度、经济合理性和安全环保方面的错位。因此,国家一定要从整体上制定发展战略、科学规划、协调发展,既要用市场的手段也要发挥规划的力量,要避免经济欠发达地区盲目开发萤石资源、发展下游产业;也要避免经济发达地区限制优势矿产资源开采的倾向,这样才能从整体层面上达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环境之间的均衡,保持萤石资源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同时,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建设走出去,充分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保障产业转移和资源有效供给,推进萤石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逐渐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中的地位,也是资源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我国是煤炭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但煤炭企业大而不强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何破题?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日前再获强力政策支持。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12部委日前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鼓励煤炭企业开展横向、纵向重组,以扩大规模,提高质量。到2020年,争取在全国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发展和培育一批现代煤炭企业集团。
  业内普遍预测,如果《意见》顺利落实,一批“强、大”的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将重塑行业格局。
  兼并重组进入新阶段
  此前,煤企兼并重组多集中于行业内部,虽然提升了煤炭产业集中度,但企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和产业协同能力并未得到明显提高。
  此次《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发展煤电联营、支持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在易煤研究院研究员张飞龙看来,此举意味着本轮煤企兼并重组将更加注重煤电联营、煤化结合、煤运结合,鼓励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煤化工企业、具备实力的钢铁企业、铁路港航运输企业等产业链上下游进行重组,形成全产业链竞争优势,有利于更好的发挥协同效应,提高抵御市场抗风险能力。
  山西证券分析师张红兵认为,《意见》实施后,煤电联营等将率先取得突破,五大电力集团及其他煤炭下游行业大型央企如中铝集团等,可能通过参与山西煤企重组,或与煤企相互参股、持股,或并购等方式深度整合,“煤电一体化”、“央企入晋”等将加速落地。而一些优质的煤化工、煤焦化企业也可能迎来与上游煤企兼并重组的良机。
  同时,不同于以往煤炭企业的重组多限于某个区域内,此次《意见》提出,推进不同规模、不同区域、不同所有制、不同煤种的煤炭企业实兼并重组,丰富产品种类,提升企业规模,扩大覆盖范围,创新经营机制,进一步提升煤炭企业的综合竞争力。
  “加强跨区域、跨所有制的兼并重组,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产业集中度,提升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市场地位。”张飞龙说。
  非煤企业煤炭资产兼并重组将加速
  煤炭行业“黄金十年”,一些主业非煤央企纷纷涉足煤炭业务。近年来,受行业下行影响,煤炭资产已成其沉重包袱,严重拖累主业发展。
  鉴于此,2016年6月29日,国资委召开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会议提出,使专业煤炭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电煤一体企业资源优化配置,其他涉煤中央企业原则上退出煤炭行业。同年7月,由中国国新、诚通集团、中煤集团、神华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中央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中煤集团承担涉煤央企煤炭资产接收和托管工作。
  自成立以来,该公司由中煤牵头虽已开展了一些工作,但进展远不及预期。截至目前,除国投所属上市公司(即原国投新集公司)、保利集团所属保利能源公司股权及相关资产划转给中煤外并无其它进展。
  此次,《意见》明确提出,推进中央专业煤炭企业重组其他涉煤中央企业所属煤矿,实现专业煤炭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张红兵认为,此举意味着2018年中煤兼并重组其他涉煤央企煤炭资产的进程可能加快。
  据悉,目前,涉煤央企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专业化煤炭企业,如中煤和原神华集团;一类是电煤一体化企业,如华电、国电投、华能、原国电、大唐、华润;还有一类是其他涉煤央企,如宝钢、中国中铁、中煤科工、中铝公司、中农集团、中航工业和新兴际华。
  在神华、国电重组之后,很多人自然将重组的目光投到了中煤集团身上,也有不少这方面的传闻。不过,中煤相关人士表示,截至目前,集团层面还没有就兼并重组出台具体的规划。“涉煤央企资产兼并重组,一般是由上级主管部门提出或推动,中煤集团只负责具体执行。”
  地方煤企兼并重组有望取得实质性突破
  “相比于煤炭央企,此次《意见》的出台对于促进地方国有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作用可能更大。因为能源央企本身就数量少,加之此前具有试点意义的神华、国电的重组刚刚启动,诸多实质上的进展尚在进行之中,所以央企层面的重组可能还有待观察。”煤炭科学研究总院战略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吴立新说,“地方国有煤炭企业此前已进行了不少试点。”
  据了解,开展国有资产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实现国企管理体制由“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是本轮国企改革的一个亮点。除中央层面选择若干央企试点外,各地尤其是煤炭大省亦开展了相关改革试点工作。
  如山东将兖矿集团和山东能源集团改建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山西成立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七家省属国有煤企的股权全部吸收,河南也提出今年将把河南能化、中国平煤神马和郑煤集团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意见》首次明确提出,鼓励各级国资监管机构设立资产管理专业平台公司,通过资产移交等方式,对国有企业开办煤矿业务进行整合。
  业内人士认为,《意见》的出台为解决地方煤企同质化竞争问题指明了方向和途径。以山西为例,2008年,为提高煤炭产业集中度,山西省开展煤矿企业的兼并重组。山西省属煤炭企业经历一系列整合重组之后形成了七大集团,截至目前,七大煤炭集团虽然都形成了“以煤炭产业为主、多元化发展”的“1+N”产业格局,但是经营模式趋同、业务同质化严重的问题仍然突出。
  在张飞龙看来,随着山西国企改革加速,七大煤企之间或将按煤种通过重组、板块化经营来改变目前产品重叠、互相竞争的格局。
  兼并重组绝不是为做大煤炭行业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谈及《意见》中“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目标,厦门大学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说,“《意见》主要还是想提升集中度。目前我国大型煤炭企业有90家之多,而美国只有几家。分散的煤炭企业对于产能规模控制、安全等问题都是巨大挑战。”
  林伯强还认为:“兼并重组是为了做大、做强煤炭企业,但绝不是为了做大煤炭行业。因为从长远看,随着能源结构调整和清洁低碳能源的迅速发展,我国煤炭行业不会是越做越大,而只能是越做越强,提升优质产能比重。”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产能”攻坚战之际,为避免之前各地兼并重组出现新增产能过剩的问题,《意见》明确,坚持减量重组原则,培育和发展先进产能的同时,确保重组后各煤矿能力总和不增加,并提出了具体要求:
  通过兼并重组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和其他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产能,引导规模小、安全差、效率低的煤矿主动退出;对于产能落后、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僵尸企业”,强化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执法约束,加快退出;对不符合优化布局的煤矿资源,通过市场化方式兼并重组,促进资源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提高资源利用率。进一步降低鲁西、冀中、河南、两淮煤炭基地生产规模,中南、西南、东北等小煤矿集中地区,应以淘汰退出为主;确需新建煤矿时,仍然坚持落实产能置换机制,优先支持煤电联营项目和兼并重组主体企业新建项目等。

图片 1

 

 

  1月13日,总局局长、党委书记赵平拜会了云南省常务副省长宗国英。
  赵平介绍了总局在资源、技术、创新、投融资等方面的优势以及在云南业务开展情况,并希望加强总局与云南省在业务领域的合作,更好地融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宗国英表示,将全力支持总局在云南省的战略部署,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为云南的发展贡献力量。
  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陈明、迪庆州州委书记顾琨,总局副局长王海宁等参加了会见。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