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有效解决行业产能过剩问题,而大宝山低品位难选铜硫矿资源开发利用项目

“现在电解铝行业真的亏得一塌糊涂,不光我们这里,现在整个行业都在亏损,导致亏损的原因肯定与全行业产能过剩有很多的关系。”日前,河南某股份有限公司一负责人这样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河南,是电解铝大省,而如今,河南正在从中国铝业的宝座上渐渐滑落。事实上,河南电解铝行业步入“寒冬”,在全国电解铝行业中只是冰山一角。  来自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电解铝产能已经超过了2700万吨,产量却只有2000万吨,行业亏损面高达93%。据预计,到2015年,全国新老产能总量将达到4000万吨以上,远远超过“十二五”规划目标的2400万吨的产量。  以上数据均表明,当前,我国电解铝行业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关口”,决策层对于行业产能过剩的态度也有了明确。  决定对产能过剩“开刀”的信号释放于6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支持调整过剩产能,对整合过剩产能的企业定向开展并构贷款,严谨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违规建设项目提供新增授信。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正在共同牵头制定化解产能过剩方案,预计很快就会出台,新疆、青海等西部省份盲目扩建的电解铝项目将被整顿。  在中商情报网产业研究院金属行业研究员林良敏看来,此次国家将出台“组合拳”,其背后原因是整顿电解铝产能过剩问题,是市场难以自我调节的情况下不得已为之的“出手”。  “当前,产能过剩则直接导致了行业激烈的价格竞争,整个行业90%以上亏损,仅靠地方政府补贴支撑着。另外,我国电解铝出口较多,一方面了成全了国外市场的低价需求,另外一方面却将资源的高消耗与污染留在了中国。可以说电解铝行业发展到了一种“变态”地步,且中央政府非插手不可了。”林良敏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电解铝产能过剩的现象愈演愈烈。早在2003年,我国电解铝产能从554万吨增加到了2010年的2300万吨,当年实际产量只有1560万吨。到了2011年产能超过了2500万吨,当年产量仅有1750万吨。电解铝产能过剩,从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来看,从2003年开始,调控政策就频频出台,但是依然遏制不住其产能“疯长”。  在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看来,产能过剩一方面是由于国内经济形势所致,另一方面也与行业自身的投资冲动有很大的关系。  苑志斌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地方政府在助推产能的扩张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的经济刺激计划中,电解铝产业的投资增速稳稳坐住了有色领域的第一把交椅。  林良敏认为,电解铝除了是GDP的形象代表外,其中也有行业监管不到位的原因所在,没有严格的惩罚机制,也没有完善的退出机制。很多电解铝企业上马容易,不仅可以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而且出了问题事故,惩罚力度也不够,对电解铝企业来讲也是无关痛痒;而另外一些企业想退出却很难,没有完善的退出机制,企业退出很难得到相关补贴与支持,导致一些企业情愿亏损等着补贴也不愿退出。  林良敏建议,整顿电解铝产能过剩,应需要多管齐下,也要有破釜沉舟之决心,否则难以从根本上彻底解决电解铝行业健康发展问题。  他说,首先,在较长时间内坚决不再审批上马新的电解铝项目,对正在审批的项目严格把控;其次,对全行业电解铝生产项目进行彻底排查,未经审批而上马的坚决关停,对达不到技术要求与环境保护要求,一律关停整改直到达到标准为止。  “若行业没有完善的退出机制,产能过剩问题恐怕很难得到有效解决。一般来讲,电解铝项目投资规模很大,若没有长期的经营,地方政府很难得到实质的好处,企业也难以收回投资并获取一定的回报,强制退出可能会严重损害地方与企业的利益。在两方利益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要想彻底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则不现实,毕竟我国现有许多电解铝项目是近年盲目上马的,且发改委与工信部也须自身检讨。因此,要想有效解决行业产能过剩问题,还得从根源做起,从合理科学规划做起,来不得一丝马虎,尤其对主管部门来讲。”林良敏说。

根据《中国矿业联合会章程》的规定及会员单位的申请,经会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增补邵安林(鞍钢集团矿业公司总经理)、崔源发(江西稀有金属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京彬(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主任)、徐浩钧(新疆中浩能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荣平内外矿业(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敬锟(中土矿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春林(武汉市鹏凌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等7位同志为主席团主席;增补朱华平(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地质师)、佟强(新汶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何浩明(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栾政明(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志荣(北京中环银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李建国(北京中冶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等6位同志为常务理事;陈兆山(阜新宏地勘新能源有限公司经理)、孔祥忠(中国水泥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朱与平(德兴市金灵矿产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许薇(航达星(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等4位同志为理事。

在南岭东部绵延不绝的山峦间,有一个大型多金属矿区,它就是我国华南地区重要的综合性矿产品原料基地——大宝山矿。近年来,该矿努力打造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绿色矿山,取得令人欣喜的成效。  资源利用,建立在技术进步基础上  大宝山矿古称“岑水铜场”,北宋时产铜量高居全国首位。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初,经过地质工作者综合找矿,勘查结果表明,大宝山矿是一个有褐铁矿、硫铁矿、铜、锌等矿产并伴生其他多种矿产的大矿区。  在这里进行现代矿业开发的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现已成为一个以铁铜硫矿采选为支柱的大型现代矿山企业。2012年该矿生产铁矿石51万吨,资源综合利用生产加工成品铁矿石15万吨、硫精矿32万吨、铜精矿(金属量)3600多吨、硫酸4万吨、PC铜产品7900多吨。  在矿山基建剥离现场,矿山规划部的同志招呼着记者:“你看,山上那些红色的石头是铁矿,已很少了,最多再采两年。那些灰色的石头是铜硫矿,品位很低。大宝山每一吨矿石中伴生、共生的有用元素多,过去对伴生资源没有回收利用,现在主要靠综合回收利用这些资源。”  对大宝山矿这样一个有铁、铜、硫、铅、锌、钨、钼等多种矿产的大型矿区而言,绿色矿山建设的关键是矿产资源的高效采选,而高效采选意味着多种矿产必须综合利用。  大宝山矿刘总工程师告诉记者,综合利用根本途径在于通过技术进步来提高资源利用效益。他们一般以试验先行,把科学试验成果作为确定投入生产的一个依据。铜硫矿的开采,矿山自身有浮选重选科研所;铁的磁选、浮选过去做过试验,现在与湖南长沙矿研院、广州有色研究院等合作,确定技术路线、技术指标。经过研究认为有把握的,就定下来。  采访时,大宝山矿规划部负责人算了笔细账:“这几年增加了磁选机、陶瓷过滤机,作了系统改造。”他介绍,大宝山矿采取了诸多措施——  先对原铜硫选厂技术改造:技改后,因硫矿回收率提高,2012年比2011年硫精矿增产4.48万吨,价值
1792万元;产能增大,2013年原矿处理能力将由原来66万吨增加到85万吨。  从前年起,新增一套铁矿提铁降硫系统,铁选厂一期投入8000万元。“这套东西对铜硫矿体周边的硫矿体开采挺管用。”矿山规划部有关负责人说,两年来共综合利用高硫铁矿石86万多吨,生产铁精矿33万吨,价值1.3亿多元。  加强采矿管理。“采矿主要靠先进设备和管理。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我们从基建剥离做起,在基建剥离、采矿时就综合回收低品位铁矿、高硫铁矿、铜硫矿、铅锌矿、钼等副产矿石。”矿方负责人介绍,两年间,已堆存铁矿石、低品位粉矿约
600万吨;回收堆存低品位铜硫矿130万吨、铅锌矿石约3万吨。此外,严格分采分爆和矿岩分装分运,降低贫化损失;破碎小矿增大粉矿产出,提高粉矿品位……  据了解,大宝山矿每年投入技改资金占总产值的5%,约2000万元;矿山与广州有色院建立了研究平台,推广使用两项新技术——含复杂磁黄铁矿铜硫铁矿石磁浮联合分选方法、含磁黄铁矿的铜硫矿选铜后尾矿生产高品质硫精矿方法,均获发明专利,应用到铜硫选厂工艺流程改造上,硫品位提高了5.29%,硫回收率提高了42.04%,提高了生产能力和资源综合利用水平;矿山还与长沙矿冶研究院合作,推广使用铁尾矿强磁选和浮选技术;与广州有色院合作,铜硫尾矿回收钨选矿试验获得阶段性突破。  一系列技术进步,推动企业矿产综合利用走向可持续发展之路:多年来矿山采矿回采率稳定在97%,硫的回收率由原设计的70%提高到82.44%,回收率达到国内同行业领先水平。  安全环保地开发,为资源利用创造条件  大宝山矿铜硫矿曾经采用井下开采方式6年多,后来转为露天开采。转变的理由,一是露天采矿成本低,可实现规模效益,二是可以实现对矿区90%以上的矿产资源的采出。  但是,大宝山矿历史上以及近些年的井下开采,留下了大大小小的采空区,转入大规模露天开采后,资源安全地开采就成为重要课题。为此,他们加大投入,购置先进探测设备——三维成像设备,探测地下采空区面积、形状;对采空区,每年投入上千万元采用崩落法提前崩落处理,确保人员作业安全。大规模露天开采迄今,没有出现安全事故。  在矿产开发的环保要求越来越高的条件下,如何更协调地开发矿产资源?大宝山矿刘总工程师实话实说:过去环保投入确实是很低的,这几年我们认识到,不能先生产后环保,环保投入必须与采矿、选矿同步,在行动上我们贯彻了这个思路。  据介绍,近年来,大宝山矿已投入近2亿元完成了一系列污染治理、水土保持、矿山复垦、重金属污染防治、地质环境治理工程,取得了初步成效。解决历史遗留的区域环境问题,迈出了坚实步伐。据不完全统计,历年来环境治理的较大的工程项目近200项,建成槽对坑尾矿库外排水处理厂、李屋拦泥库外排水处理厂并正常运行,其中李屋外排水处理厂按目前进出水浓度实测值计算,重金属削减率90%以上,远远超过《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规定要求的15%削减目标。  土地复垦和矿山复绿稳步推进:成功复垦了铜矿排土场,面积4.25万平方米;凡洞山顶排土场,面积4万平方米;终了排土场,面积3万平方米,种植各类植物30万余株;投入1543万元完成沙凡公路十四公路土壤修复工程,复垦39197多平方米,育种育苗20万株等,矿区绿化覆盖率达到可绿化面积的80%以上。  “环保投入的效果正逐步显现,为资源利用开了个好头。”矿山负责人说。  综合利用,大有可为  今天的大宝山矿正由一个传统的铁矿山企业向有色多金属产业转型。2012年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资源综合利用总价值7.2亿多元。  大宝山矿区是目前广东省唯一一家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2012年正式挂牌。矿山进入国家铁铜硫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行列后,更为产业转型、建设绿色矿山提供了更广阔空间。2011年10月27日,国土资源部、财政部与广东省人民政府签订了广东省韶关市大宝山矿区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基地建设合作协议,推进建设工作。广东省政府及相关部门加大支持力度:省政府将大宝山示范基地建设列入2013年省政府重点工作,省国土资源厅在《广东省矿产资源总体规划》将大宝山矿区列为矿产资源勘查重点调查评价区、开发利用重点开采区,调剂450亩用地指标解决尾矿库建设用地问题等。  大宝山铁铜硫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包括低品位难选铜硫矿资源开发利用、废水废渣资源回收与综合利用、钼多金属矿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等5个重点项目,在20多年的生产服务期内,可实现资源综合利用价值500多亿元。目前主要实施了低品位难选铜硫矿资源开发与利用、低品位褐铁矿及尾矿的综合利用、铜硫尾矿资源综合利用3个项目。  矿山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我国铜矿石露天开采的工业品位为0.4%。而大宝山低品位难选铜硫矿资源开发利用项目,铜平均入选品位0.38%。“实际上,大宝山矿现在要求品位在0.15%的矿石都要在勘探中体现出来。大宝山的资源利用账目更细,工业品位以下的资源已使用了,资源综合利用就是要充分利用资源,在现有资源基础上,利用低品位、尾矿库等资源,再次寻找更多的资源宝藏。”  宝山再寻宝,潜力无穷大。大宝山矿负责人向记者描绘了未来的美好前景:到2015年,示范基地铁铜硫综合利用规模每年500万吨以上,将盘活低品位铜硫矿及尾矿2400万吨、低品位铁矿2000万吨,大宝山将成为我国重要的工业原材料基地之一。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