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指数较大的波动性引来不少中国钢厂的质疑,  武钢并不是有此打算的唯一中国企业

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但钢材和铁矿石价格却逆势走出了上涨行情。尤其是铁矿石,7月至今涨幅超过10%。铁矿石涨价不奇怪,但外资主导定价的局面,引来不少业内人士“吐槽”。  监测数据显示,从7月初至今,品位62%的进口铁矿石价格从116美元/吨上涨至129美元/吨,涨幅达到11.2%。与此同时,国内钢价从3390元/吨上涨至3590元/吨,涨幅为5.9%。  对于矿价钢价逆势上涨的原因,钢铁现货交易平台“西本新干线”高级分析师邱跃成认为,与武钢等一些钢厂上调8月出厂价有关。宝钢虽然比较谨慎,但出厂价也结束“两连降”,8月以平盘开出。资讯机构“我的钢铁”分析认为,近期一些产钢大省加大对钢铁企业的环保检查力度,对不达标企业进行限产,对钢价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矿价跟随钢价上涨,本是无可厚非。但中国作为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在定价上却要听从外资机构。目前,超过90%的海运铁矿石均根据美国麦格劳希尔集团旗下的普氏指数定价,该指数较大的波动性引来不少中国钢厂的质疑。  比较明显的是今年7月4日,当日普氏发布的品位62%铁矿石价格指数为125美元/吨,较前一交易日上涨4.25美元/吨。而同日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发布的品位61.5%粉矿基准价为122.44美元/吨,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5美元/吨。  虽然有人质疑普氏以“小样本决定大市场”,但普氏宣称,去年采集的交易样本达到7500万吨,占中国铁矿石年进口量的10%。与之相比,被寄予厚望的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开通一年来的交易量仅为1300万吨,离设想中的亿吨目标有较大差距。  “从目前情况看,普氏指数仍是我们定价的最优选择。”一家国际矿山高层表示。但他也指出,铁矿石现货市场需要进一步提高流动性和透明度,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价格指数才更有代表性。这家矿山目前将20%的铁矿石投放在现货市场上,余下80%的货物以现货价格为依据,按照月度协议供给主要客户。  值得我国钢铁业期待的是,铁矿石市场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方面,我国钢铁需求的减速和环保检查的加强,使得铁矿石进口趋于放缓。另一方面,国际大矿山的扩产仍在继续。如必和必拓计划到2015年,将产量由目前的2亿吨扩张到2.2亿吨—2.4亿吨,力拓计划从2.9亿吨扩张到3.6亿吨。  随着铁矿石逐渐转入买方市场,再加上我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的发展壮大,以及大连商品交易所上马铁矿石期货,未来在铁矿石定价上,中国有望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即使按中国的标准来看,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也可算一家巨型企业。我们驾车沿着武钢22平方公里厂区旁边的四车道公路行驶时发现,这家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的规模仍令人惊叹。武钢厂区内有八座鼓风炉、多间热轧厂与冷轧厂、临长江的码头,还有居住着30万居民的工人社区——红钢城(Red
Steel
City)。  武钢还有自己的博物馆,风格类似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武钢博物馆内陈列着从毛泽东到中国现任多位国家领导人来厂视察时的照片。武钢占据武汉市青山区大部。湖北省武汉市是一座有1000万人口的正快速扩张的城市,该市目前正在建设一套拥有12条线路的地铁体系以及8个卫星城市。  但武钢现已成为一大难题。按产量衡量,武钢非常健康。在中国前五大钢铁生产企业中,武钢的增长速度最快,已吞并三家省级竞争对手,并打入了广西市场。近五年中武钢的产出近乎翻了一番,按钢产量计算现已成为全球第六大钢铁企业。与中国的一家家巨型钢企相比,美国和欧洲的竞争对手相形见绌。  但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武钢所处的钢铁行业(武钢在中国钢铁行业占有很大份额)景气度每况愈下、效率低下,而中国在整顿钢铁行业方面表现得无能为力。虽然中国政府要求钢企合理化产能结构、缩减产能,但大型钢铁生产商仍在不断扩大规模。另外,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目前钢铁行业的产能至少过剩20%。一名钢企高管表示,目前钢材价格不断下跌,“钢铁行业面临严冬”。  自中国于2008年推出总额高达586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导致工业领域出现产能过剩问题以来,钢铁行业已成为中国抗击这一问题的标志性领域。这一刺激方案达到了防止中国经济崩盘的预期目的,但却将中国推回到了它此前一直试图摆脱的国家投资主导型经济模式。一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改革经历了无所作为的5年。”  中国希望将武钢以及宝钢、河北钢铁(000709)集团等其他五大钢铁企业打造为跨国企业,从而摆脱钢企产能过剩这颗“烫手山芋”。政府希望,其他国家能够允许中国的钢企通过海外并购走向国际。出于谨慎考虑,武钢的“全球市场扩张”战略非常含糊。  但美国并无明显理由要为中国国有企业收购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或者纽柯公司(Nucor)大开绿灯,目前两家公司都已跌出全球前十大钢铁生产商之外。海外并购也无助于中国解决自身的问题——而仅仅是将“烫手山芋”扔给了别人。中国必须从根源上解决国企过度膨胀的问题,否则中国经济将遭受痛苦。  资深基金经理安东尼·波顿近日因业绩不佳而宣布将放弃执掌富达中国特殊情况基金并退休,但人们很难对他作出批评。波顿避开了像武钢这样的巨型国企上市公司但却没能逃脱中国股市普遍的惨淡行情。  里昂证券经济分析师罗福万表示:“中国应当将大量表现糟糕的国有企业清理退市。”但问题远不止于股市糟糕的表现,而是涉及投资主导型经济发展模式。  在某种意义上,转型已在进行中。目前所有的净新增工作岗位都是由私营部门创造的,而国有企业则在不受待见地艰难前行。但国企对地方经济至关重要——这正是中央政府的批评常常被当做耳边风的原因——中国政府也毫无兴趣像上世纪90年代末那样对国企进行大规模重组。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对过剩产能的处理主要是通过企业整合来实现的。武钢已吞并鄂钢公司、柳州钢铁以及昆明钢铁。它称该过程为一种“可持续增长”。武钢还在世界各地达成了铁矿石协议,从澳大利亚、利比亚、巴西到加拿大。  无需拥有天才的头脑,你就能猜出中国各家大型钢铁集团下一步的意图。武钢党委宣传部长陈永志表示:“我们的计划是与海外企业达成坦诚而友好的合作。”陈永志还负责主管武钢一个内部职工电视台以及一份日报。  武钢并不是有此打算的唯一中国企业。中国私营猪肉制品生产商双汇国际不久前达成一项协议,将不顾中国企业在美国收购每次都必然引发的争议,斥资47亿美元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三年前,鞍钢集团收购了位于美国密西西比州的钢铁发展公司14%的股权,并计划修建五家工厂。  事实上,问题的关键在于公平贸易,而非其他。武钢已“太大而不能倒”——这正是中国国企能从国有银行获得低息贷款的原因——中国的大型钢企还享有税收优惠以及其他形式的政府扶持。如果一家中国大型钢企成功收购美国钢铁或者纽柯公司,市场有理由感到担忧。  在大型钢铁企业走向国际之前,政府必须先解决好一些棘手的问题。

全球黄金生产商的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现在又有英美黄金阿散蒂公司(AngloGold
Ashanti)开始减记资产价值,并限制生产。此前Newcrest
Mining和巴里克黄金(Barrick
Gold)也减记了资产和削减了成本。黄金板块股价在过去一年下跌了42%,是黄金实际价格跌幅的两倍。还有值得“淘”的黄金股吗?  请把目光投向中国——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买家。通胀重新抬头以及投资选择日益减少,让黄金重受青睐,珠宝商周大福(Chow
Tai Fook)最近抢眼的业绩就值得注意。中国矿商紫金矿业(Zijin
Mining)和招金矿业(Zhaojin
Mining)也是国内需求的受益者。  然而,即便是这两家矿商也有不同的境况。当然两家都无法避免金价下跌的影响——它们都发布了今年的盈利预警。紫金矿业正在艰难应对矿石品位不断下降的问题。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年产量达到110万盎司,而巴里克黄金的年产量为740万盎司。在去年收购澳大利亚诺顿金田有限公司(Norton
Gold
Fields)之后,紫金矿业的利润率肯定也会下降,因为它在中国开采黄金的现金成本为每盎司580美元,与巴里克持平,但诺顿的成本是紫金的两倍。  与此同时,中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商招金矿业具有资产质量高、矿山寿命长和处于成本曲线低端的优势。但招金的股票收益对金价的敏感度似乎远远高于紫金股票。当金价在金融危机之后上涨120%至每盎司1900美元的时候,招金股价上涨了900%,而紫金则上涨了75%。但随着金价在过去一年下跌,招金股价的跌幅也比紫金更为剧烈。  下跌后的招金的市盈率仅有8倍,远低于其21倍的历史平均水平。只有金价复苏,招金股价才算得上便宜。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