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我国煤炭产能建设超前的数据,无论是山西还是陕西的煤炭救市新政

煤市不景气的背景下,煤炭产能的快速释放加剧了全社会煤炭库存的高位趋势。  煤炭产能建设超前、产量过剩似乎已经成了千夫所指,在当前煤炭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尽管煤炭需求不足、国内供给及进口煤总量的增加才是导致煤价下跌的主要原因,但煤炭产能过剩却还是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显然,我们需要了解的应该是,煤炭的产能建设到底要不要超前?目前真正释放的有效产能究竟是多少?与实际市场需求相比,其超前值是否处于可控范围?发轫于去年的这一轮的煤市不景气、煤价大跌与前几轮的情形相比究竟有何异同?在“以量补价”的心理作用下,煤炭企业又会不会响应中央的号召控制煤炭产量?  煤炭采选业投资的惯性  “市场经济就意味着产能一定是过剩的,过剩才是正常的”,在接受《中国电力报》记者采访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钱平凡开门见山表明了他的态度,“不能用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模式来考虑问题”。  钱平凡认为,“产能>实际产量>  市场需求”是正常的市场秩序,而市场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不同煤炭企业对煤炭市场的下一步判断是不一样的,因而,当有些企业认为下一步需求会扩大时,他就会增加投资,进行煤炭产能的战略储备,反之则缩减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近十多年来,我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增长,几乎像一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越跑越快,无法停止下来,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被“需求不足”硬生生地拉住了半步。  “十五”期间,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2253亿元,年均450.6亿元。到了“十一五”期间,相关投资就猛增至12489.7亿元,其中年均投资额2497.94亿元,超过了“十五”的总和。  “十二五”期间,这一数据再次翻番,2011年、2012年分别为4907亿元、5286亿元,直至今年上半年,煤炭采选业成了采矿业中唯一同比下降的行业,但即便如此,也高达2049亿元。也就是说,从“十五”至今,煤炭采选业累计投资约达2.7万亿元。  钱平凡说,这种跳跃式的投资行为带有一定的盲目性,煤炭黄金十年期间,大家都认为投资煤炭容易赚钱,风险小回报高,不免蜂拥而上,“那时煤炭央企在蒙西买煤矿是不计成本的,动辄上百亿,丝毫不犹豫。”这还可以从投资行为的角度予以解释。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高级副总裁、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李俊松形象地归之为“投资的惯性行为”:“一个煤矿的投资分几个阶段,比如前两个阶段已经投资了20亿元,那么不可能因为目前煤市的不景气就中断后续的10亿元投资,这是不可能的。  同时,当市场不景气时,新增投资就会减少,这在今年上半年已经得到了印证。”也就是说,就资本流动的逐利性来看,在煤炭黄金十年期间,投资煤炭获利丰厚,是很不错的投资行为,而当煤炭市场发生逆转,由于煤炭投资的巨额性以及较长的投资周期,都会导致其骑虎难下。  “但不管如何,这终究是市场经济环境下正常的投资行为,无可厚非。”李俊松说。  产能超前多少看法不一  巨量的煤炭洗选业投资使得我国煤炭产能建设超前,这已经成为行业共识。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以来,我国年平均增加煤炭产能4亿吨,导致市场过剩压力不断加大。但煤炭产能究竟超前多少,业界的看法其实也很不一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不同场合提到,“当前煤炭产量确实多,大概多了五六千万吨”、“煤矿产能过剩不能危言耸听,目前实际超出的产能也就两三亿吨”。  此外,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由于地方存在“未批先建”以及“批小建大”的现象,因而我国煤炭产能建设超前的数据“不太容易说清楚”,“在过去几年,我国煤炭产能建设是大幅度超前的……没有三两年的时间,这些产能是消化不了的。”但也有业内人士或不同媒体撰文称,“2013年煤炭产能可能达46.3亿吨,将大幅超过需求(预计41.2亿吨)”,或者,“预计2013年新增产能3.5亿吨……净增产能4.2亿吨,总产能超过45亿吨”。  另一方面,市场永远是最灵敏的指挥棒,已有的产能并不一定会全部释放,体现为实际的煤炭产量。忽略两者的差别而空谈产能是没有意义的。  问题是,关于煤炭产量,其实也很难统计出准确的数据。  根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数据,2012年前11个月,我国原煤产量已达到36.6亿吨,至于12月的数据则付之阙如。但仍旧有迹可循。其一,根据该协会的月度报表,除了类似2008年发生经济危机这样的年份,其他年份的12月煤炭产量几乎都是全年最高的,而当年11月我国原煤产量已经达到32980万吨。其二,山西、陕西、内蒙古三个产煤大省的产煤总和一般占到全国的70%左右,而去年12月这三地原煤产量为23075万吨。就此,2012年全国原煤产量已经不言自明。  显然,今年的煤炭产量将是在此基础上与煤炭产能新释放量的总和。  问题是,今年煤炭产能会释放多少?无论“年平均增加煤炭产能4亿吨”或者“预计2013年净增产能4.2亿吨”等等,其实都有点刻舟求剑。如果说这是定量的话,那么,还必须考虑另外两个变量:市场的变化以及部分省份对煤炭产业的倾斜。

西藏,一块神圣的土地,一块资源的“宝地”。这里铜、铬、盐湖锂矿等矿种储量居全国首位。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要把西藏建设成为我国重要战略资源储备基地。青藏专项的实施,大大提高了“世界屋脊”的地质工作程度,揭开了一批重要矿产地的神秘面纱;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以来,西藏地质找矿最激昂的乐章拉开序幕,多元化投入格局已经形成。政府“搭台”、企业“唱戏”,雪域高原的矿产勘查迎来了大突破时机。  成果显著——整装勘查区多点开花,大投入带来大突破  目前,全国有78片整装勘查区,西藏占8片。2011年,西藏的米拉山地区铜钼矿整装勘查区、金达地区铅锌矿整装勘查区、山南地区铜多金属整装勘查区
、尼木地区铜矿整装勘查区、多龙地区铜矿整装勘查区被列入我国第一批47片整装勘查区;2012年,国土资源部又增设山南扎西康铅锌多金属矿整装勘查区、江达加多岭富铁矿整装勘查区、昂仁—谢通门朱诺铜矿整装勘查区为国家级整装勘查区。  2011年~2012年两年间,各整装勘查区累计投入资金11.56亿元,完成钻探超过23万米。米拉山、金达、扎西康、山南、尼木、多龙6个整装勘查区都取得了显著成果,累计新增金属量铜1376万吨、铅锌307万吨、钼40万吨、金350吨。  每一项整装勘查区的数据都令人振奋:多龙地区铜矿整装勘查区累计提交铜金属量880多万吨、金约350吨;米拉山地区铜钼矿整装勘查区累计新增铜金属量200多万吨、铅锌金属量46万吨、钼金属量15万多吨、铁矿石1500万吨;金达地区铅锌矿整装勘查区累计新增铅锌金属量170多万吨、铜金属量14.5万吨、钼金属量7.7万吨;山南地区铜多金属整装勘查区在新增金属量铜29万吨、铅3万吨、锌3万吨的同时,通过开展罗布莎矿区老矿山找矿,初步估算新增工业铬铁矿石量约20万吨,且潜力巨大;尼木地区铜矿整装勘查区累计新增金属量铜251.98万吨、钼17万吨;山南扎西康铅锌多金属矿整装勘查区,2012年新增铅锌金属量85万吨、锑金属量约17万吨……  政府搭台——构建完整的政策体系,有序有力推进整装勘查  记者采访期间,正赶上山南扎西康铅锌多金属矿整装勘查区召开地质找矿推进工作现场会。从当地政府负责人发言中,可以明显感觉到各级政府对地质找矿工作的重视。  西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王军介绍说,2012年初,在组织编写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方案的同时,他们还编写了关于推动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实施意见,后以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名义下发。实施意见结合西藏实际,从完善管理措施、构建机制和健全政策保障、创造良好环境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为找矿突破战略行动顺利实施保驾护航。随后,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又组织编写了各整装勘查区整装勘查实施方案、矿业权设置方案及有关具体规定。  西藏8个整装勘查区都成立了整装勘查办公室。当地政府主管领导、自治区地勘局相关领导、地勘单位及矿业企业负责人担任“区长”、“副区长”;各勘查单位、矿业企业主要技术负责人任技术总监;办公室成员由各地勘单位相关负责人、整装勘查项目所在县国土资源局负责人等组成。  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还邀请各级政府负责人参加整装勘查动员大会、推进会。同时,不定期地以座谈会的形式,约谈整装勘查区内一些重要矿山企业、勘查单位,在听取工作进展汇报的基础上,传达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精神,并对企业加快整装勘查区地质勘查、矿业权整合等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王军说,这次召开的单个整装勘查区现场会,是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正在探索的新方式。通过现场座谈研讨,及时掌握整装勘查区探矿权人的地质勘查工作计划,了解整装勘查实施中遇到的技术难题和亟待解决的关键科学问题,进一步明确了整装勘查区的工作重点和思路,为中央财政基础性地质工作部署提供依据。他说,这种方式很快就将在其他7个整装勘查区推广。  企业唱戏——鼓励企业敢于投入找矿,社会资金成勘查投入主体  西藏实施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以来,企业投入找矿的热情空前高涨。热情源自西藏这块“宝地”的巨大吸引力,也源自政府的引导和鼓励。  “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去干,并且鼓励他们干好。”曾任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现任国土资源部整装勘查技术指导中心专家的次旺多吉说。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推动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区内外地勘单位、企业出资勘查每提交一处大型以上矿床,并按规定对已持有的矿业权进行投入的,可以再申请两个探矿权”;“鼓励有实力的企业作为投资主体,依照矿业权设置方案,投资主体可依法取得勘查工作区内新立探矿权”;“自治区各级政府及有关主管部门要主动为投资主体做好服务,保障企业整装勘查工作顺利开展”。  同时,自治区人民政府一直在积极引进有实力、讲诚信的矿山企业参与整装勘查,充分发挥各整装勘查区内龙头企业的带头作用。2012年8月,自治区人民政府、国土资源部、中国铝业公司、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签订了《关于加速推进西藏多龙矿集区整装勘查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的签订,正式拉开了西藏“班怒成矿带西段”商业跟进合作勘查工作的序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数据显示,社会资金在西藏的勘查总投入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山南扎西康铅锌矿多金属矿整装勘查区,2012年度资金总投入约8000万元,其中社会资金投入约7600万元,占总投入的95%;尼木地区铜矿整装勘查区,2012年度总投入约9540万元,其中社会资金约9030万元,占总投入的94.7%;金达地区铅锌矿整装勘查区,2012年度资金总投入约5300万元,其中社会资金约5000万元,占总投入的94%。  技术支撑——跟踪了解勘查主体需求,指导解决勘查技术难题  根据国土资源部统一要求,西藏每个整装勘查区都确定了技术指导专家,密切跟踪整装勘查工作进展和成果,现场指导解决勘查技术难题。  中国地调局成都地调中心负责山南扎西康铅锌多金属矿整装勘查区技术指导工作。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整装勘查区内,记者见到了技术总监李光明,他正带领一个30多人的技术团队在这里工作。团队中大多是高学历的年轻地质人才。“我们每年都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在这里,一面承担国家的地质调查项目,一面帮助和指导企业开展地质工作。”李光明说,他们的全部精力都用在琢磨这个区块的地质问题,努力提高对地质构造和成矿规律的认识,及时了解企业在技术上存在的问题和需求,并有针对性地帮助解决。  除了“驻区”技术支撑,还有来自北京的技术指导。为进一步提高整装勘查工作的“技术含量”,在今年5月召开的西藏自治区整装勘查工作推进会上,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地矿局、国土资源部矿产勘查指导中心和中国地调局成都地调中心签订了四方协议,意在集中一批专家对西藏8片整装勘查区进行技术指导。今年6月底,自治区国土资源厅会同国土资源部矿产勘查指导中心一起组织专家完成了米拉山、金达、扎西康、山南、尼木、朱诺6个整装勘查区的第一次跟踪指导。通过这次野外跟踪,了解了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以来取得重要进展和有望取得重大突破的勘查区或勘查项目的工作现状,总结了成功经验与做法,汇总了整装勘查推进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相关建议。  生态保护——优选大企业规模性开发,以“点上开发”促“面上保护”  雪域高原生态环境脆弱,保护好生态环境,是青藏高原矿产勘查开发的红线和底线。  自治区人民政府明确规定,从事矿产资源勘查工作的单位必须切实履行环境保护和地质灾害防治责任,严格控制勘查活动范围,勘查作业完毕,及时封填探矿作业遗留的井、硐、槽等探矿工程,采取有效措施切实保护勘查区域的矿山地质环境,消除地质灾害隐患。自治区各级环境保护部门要加大环境执法监管力度,建立地质勘查工作环境保护的动态巡查制度,明确相关单位在环境保护工作中的责、权、利,全面落实环境保护目标责任。  “西藏现有探矿权总面积仅占自治区国土面积的2%,采矿权面积仅占总面积的0.2%多一点。”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矿管处副处长赵咸明说,国土资源厅从2006年开始清理探矿权,使探矿权总量从2000多个减少到900多个。因西藏的矿产资源多赋存在海拔4500米至5000米之间,很多探矿权区域在植被稀疏甚至寸草不生的无人区内。“矿产勘查开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严重。”  数据显示,在西藏,矿业产值对相关产业产值的拉动比例达到了1∶6。在局部进行合理的矿业开发,不仅能大大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还能为人民群众转变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提供更多机会。  “在西藏进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需要高起点、高技术含量。”次旺多吉说,“我们提出‘抓大放小’的理念,就是瞄准主攻矿种,优选有实力、有技术、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进行大规模开发,以保证对生态环境最大的保护。而不宜开发的矿产资源,就作为储备。”

在山西出台煤炭“新政20条”后,陕西省也在谋求拯救岌岌可危的煤市。  “我们听到的消息是,陕西省的数个矿务局已经做出了本周涨价10-15元/吨的决定,但这仅是焦煤的价格,动力煤价格仍有可能下调。”8月12日,煤焦行业分析师王旭峰告诉记者。  据陕西省物价局价格监测分局对该省28个煤企的监控信息,7月份陕西省动力煤价格同比下降21.56%,生产量下降2.85%,销售量上涨3.31%。另一数据同样显示,陕西上半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的主营业务收入948.28亿元,同比下降4.6%。  陕西省物价局在报告中据此认为,若没有利好因素刺激,动力煤市场价格很难止跌回升,预计8月份陕西省动力煤市场价格继续呈下降走势。  “神华的新销售策略对我们的打击同样很大。”神木县一家煤企告诉记者,6200大卡的煤目前神木煤企的售价是360多元,神华的神东煤业则比这个价格要低10-15元/吨。  值得注意的是,神东煤炭公司1-7月在陕煤矿原煤产量累计同比增长18.33%。与之相较,陕西省1-7月累计产量同比下降4.47%,降幅较1-6月减少回落2.20个百分点。  “这与神华的低价促销相关,较低的价格不仅稳定了客户,而且促进了生产。”王旭峰透露,神华之前和电厂已经进行了一轮谈判,实施的措施是,按照5500大卡的秦皇岛挂牌价低20元,给5800大卡的煤,在秦皇岛挂牌价低20元的基础上,再降60~70元平仓,在各大发电集团一厂一价地推进。  神华的低价冲击效果显而易见:今年一季度神木县99处地方煤矿停产了42处,另外尚有50处在做基建,实际也未开工,真正正常生产的只有7处。  在整体煤市低迷和央企的低价竞争之下,陕西版的煤炭救市新政呼之欲出。  在近期召开的一次煤炭运销分析会议上,陕西省副省长李金柱要求各有关部门和煤炭企业彻底摸清陕西省煤炭运销现状和存在问题,要研究出台支持省内煤炭产业发展的政策意见,鼓励煤电企业清洁高效就近用煤。  除却煤电互助之外,陕西还要求加快清理煤炭产运销环节的不合理收费,帮助煤企降本提效;争取更多铁路运力,加快装车站点等配套设施建设,切实提高煤炭运能;加紧建设陕西大宗煤炭交易平台和省外煤炭销售集散中心,拓宽煤炭销售市场。  “这些优惠新政神华是享受不到的。”王旭峰说,神华的产运销独立于各省之外,地方政府在税收上也无法从神华身上拿到多少,无论是山西还是陕西的煤炭救市新政,都是针对的是地方骨干煤企。  王旭峰认为,目前各项杂费、税费占据煤价的20%以上,陕西省的救市新政关键看能否取消到与之相关的各项不合理收费,如此让地方煤企的煤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是在过去两个月煤价的快速下跌之下,目前动力煤价格已经企稳”。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