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昂的铁矿石价格是不可持续的.,以加速矿业项目的建设

“我国经济增长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也意味着市场对钢铁需求增长放缓”,在日前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四届六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中钢协新任会长徐乐江在介绍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时表示。  中国作为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钢材需求增长放缓对矿企有较大的影响。日前,国际矿业巨头巴西淡水河谷和澳大利亚力拓先后发布消息,显示两家矿企净利均出现明显下滑。  尽管如此,矿业巨头依旧纷纷扩大产能,表示出了对中国铁矿石需求的信心。  需求放缓
钢铁业陷入微利  在钢铁行业经历了“辉煌十年”后。近两年,钢铁业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行业处于微利亦或是陷于亏损成为了常态。需求增长的放缓,钢材产量的快速增长,成为钢价一路走低的幕后推手。  中钢协数据显示,2012年,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15.81亿元,同比下降98.22%。其中有6个月的时间,全行业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上半年,微利的局面依旧没能发生根本性改善,仅实现利润22.67亿元,6月份由于钢材价格持续下跌,全行业出现今年首亏(亏损6.99亿元)。  徐乐江表示,在经济减速、增长结构变化,主要用钢行业需求放缓的情况下,钢产量的高速增长,进一步加剧了市场供需矛盾,也抑制了钢材价格。  他指出,今年上半年,国内经济平稳增长,GDP增长7.6%。从增长结构看,尽管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增速20.1%,比去年同期的实际增速18%还高,第三产业投资增速由去年同期的17%上升到23.5%,工业投资增长由去年同期的23.8%,回落到16.2%;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增幅由去年同期的23.2%回落到15.1%。  “这些都表明我国经济增长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也意味着市场对钢铁需求增长放缓”。  徐乐江坦言,“调结构、转方式是中国经济今后及未来几年的主基调,下半年钢铁需求不会有高增长”。  矿价走低
矿企净利大幅跳水  随着钢材价格不断走低,铁矿石价格自是“孤掌难鸣”。据“我的钢铁网”进口矿价格指数显示,今年2月份,62%品位的澳洲粉矿一度达到158美元/吨。随后,伴随的钢价的走低出现下滑,至6月末,跌至113.5美元/吨的年内低点,跌幅达28.2%。  中国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中国钢材需求增长放缓,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对国际矿商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日前,国际矿业巨头巴西淡水河谷和澳大利亚力拓先后发布消息,8月7日,巴西淡水河谷宣布了“十年来最差季度业绩”,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84%;8月8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布,上半年净利下滑了71%。  业内人士分析称,中国市场需求放缓成为矿业巨头净利下滑最根本的原因。  在国内钢铁业处于微利环境之时,钢企对于铁矿石的采购也越发谨慎。据“我的钢铁网”调查发现,今年以来,钢企多采取低库存策略来应对市场变化,进口矿港口库存也较往年有了明显下滑,今年4、5月份跌破了7000万吨,截至8月9日,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虽回升至7103万吨,但较去年超1亿吨的港口库存仍有明显回落。  日前,海关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我国铁矿石进口量达到7314万吨,较上月增加1084万吨,同比增长26.39%,创下月度记录新高。这一“天量”数字让不少从业者看到新的希望。  “我的钢铁网”研究中心主任曾节胜曾撰文表示,由于6月低以来,国内钢材价格出现持续反弹,钢企恢复盈利,原本计划减产的企业重新加大马力生产,催生了对于铁矿石的需求。加之钢厂的补库需求,以及国外矿石供应量增加等因素,进口量创下新高。  但他同时指出,7月份铁矿石进口量超预期,其中既有偶然因素,也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下半年很难再达到这一数量。  供大于求
矿企信心不改  对于对来的铁矿石,长期的下跌趋势已成为业内的共识。  或是由于中国未来十年对铁矿石需求逐渐趋于稳定,或是由于低成本矿石将取代目前大量高成本矿石,或是由于矿企的扩产导致的市场的严重过剩,这些因素无疑将有助于降低铁矿石的价格。  近年来,国内外矿商均纷纷扩产。经“我的钢铁网”调查统计发现,2012年矿协公布的66个铁矿石在建项目,至2020年将累计形成产能43550万吨。  另据悉,至2015年,三大矿商,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力拓和必和必拓,新增铁矿石产能预计将达到6亿吨。加上中信泰富、非洲矿业、昆巴和伦敦矿业等新兴矿山,至2015年全球铁矿石新增产能为10亿吨左右。其投产的高峰期在2014-2015年,届时全球矿石产量将有明显的增长。  “总体来看,铁矿石供大于求的状况已经形成”。  尽管如此,国际矿业巨头依旧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援引媒体报道,巴西淡水河谷高管表示,尽管面临经济增长放缓的不利环境,但铁矿石需求未见显著下降。  并预计,由于中国城镇化、保障房建设等的推动,铁矿石价格将在110美元/吨获得稳固支撑。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陈振兴表示,由于欧洲和日韩等国的矿石需求出现下滑,而中国市场需求仍比较强劲,因此国际矿商依旧看好中国市场。

中国矿业联合会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允许中国工人进入澳大利亚工作,以加速矿业项目的建设。  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王家华在墨尔本矿业俱乐部午宴上称,澳大利亚矿商不能期望高价销售矿产,因为这种行为将迫使中国客户遭受亏损。  放松外劳法律的做法不可能会讨贸易工会欢心,因为工会已经向移民部投诉跨国矿商利用457签证在澳雇用外劳,然后少付他们工资。  然而,王家华称应该要放松外劳法律,因为在澳投资和建设矿业项目的中国企业已经出现用人困难,而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中国可以提供解决办法。  他说:“我们可以充分利用中国的劳动力优势,加快项目的建设速度。完成之后,中国工人可以按阶段返回中国,然后项目会完全交回给澳洲人,这样一来也可以解决澳洲的失业率问题。”  王家华称中国在澳洲的投资减少是因为投资客对矿业税感到困惑,而且还有基础建设、劳动力和土著方面的问题。不过他说矿业繁荣还没有结束。

颇具影响力的中国矿业联合会警告说,在中国钢铁行业继续遭受产能过剩和经营亏损的背景下,高昂的铁矿石价格是不可持续的.
据必和必拓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麦肯齐星期三透露,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在6月份的一次私人会谈中表达了他对铁矿石价格的担忧,要求”更低的价格”.紧跟着,对力拓、必和必拓和FMG领导下的澳大利亚矿业行业的警告出现了.
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在墨尔本矿业俱乐部上发表演讲(2013年8月13日).
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版的澳大利亚矿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昨天告诉墨尔本矿业俱乐部的650位参与者,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的(高额)利润和中国消费者的亏损是不匹配的.
“这是不可持续的,这对双方而言都不是好事”,他说.铁矿石生产商和中国钢铁企业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唇齿相依,因为它们是相互依存的.
王先生说,”认为中国卖什么都便宜,买什么都贵的观点是不可持续的”.
他指出,铁矿石价格在最近几个月上涨到每吨130多美元-相对于成本,这样的价格使澳大利亚生产商获得了巨额利润.而对于要求皮尔巴拉铁矿石生产商在价格上做出让步的呼吁,澳大利亚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力拓并无意理会.
力拓首席执行官萨姆·沃尔什,作为从事皮尔巴拉地区业务的资深人士,表示该行业”自从发现铁矿石以来一直听到中国的类似评论”.他说,炼钢原料的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尽管中国在抱怨,但是”真正的市场力量在发挥作用”.
麦肯齐先生星期三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在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六月份与某些国外企业高层的私人会谈中,李克强总理曾对他说希望看到”降价、降价”.
麦肯齐先生说他提醒总理,铁矿石价格”现在处于更加可持续的水平”,并且已经”相当低”.
六月中旬,铁矿石现货价格已经115美元/吨,而之前的价格为131美元/吨.
王先生表示工党政府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推动”令人困惑”的矿业税,是导致中国在澳大利亚资源领域投资下降的原因之一.
他还提到投资下降的另一诱因–457签证对项目开发中对中国劳动力的限制.
王先生说,理想的情况是,中国投资者”利用中国劳动力的优势使项目快速进入生产,然后这些劳动力可以返回中国,此后项目工作完全交还澳大利亚人,以保证澳大利亚的就业”.
来源: 《澳大利亚人报》 翻译:孙婧、吴限、张霄、常兴国 校对:李立卿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